起酥

随笔

总有那么天,我会把世人扔向我的一身石子抖落,让它们迸溅作满天星辰。
把一纸苍白的试卷抛弃在桌上,逃出教室,在带着暖烘烘湿气的阳光里,我的大一结束了。
一年前的今天,我和自己的幻想一起把我的未来押在了如今的大学,没有无奈,也没有遗憾,因为这全盘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没有人干预,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决定,就算输的一败涂地,我觉得自己还是能买的起单的。
幸庆的是我是一个天生不知道后悔为何物的人,所以之后不管经历了什么样乱七八糟,让我精神都险些崩溃掉的事情,倒还是可以哭着把路走下去,路是我选的,那就是我的路,哪怕是在火池冰床上,我也可以一头闷走到黑,只要我仍相信火焰的尽头是烟花,冰川的前方是极光,哭够了不管多惨淡,还是有力气笑笑的。像一个拾荒者,捡起散落一地星星点点的希望,转身就进了人生的赌场,一笔一笔的输,又一次又一次的去押注。希望这种东西,倒是这世界上最廉价的物品,你只要费心想想,总会有的。
所以我的世界不管多贫穷,却从不缺少希望。
我是靠幻想和希望喂养长大的孩子,离了哪一个灵魂都活不长久。
如果当我打开自己的那一扇门,在那片广阔的天地下,看到的是世人嫌恶的嘴脸,听到的是侮辱苛责的语言,嗅到的是汽车尾气和雾霾的颗粒,如果这样的我并不被世界接受,如果这样的我也在摒弃这个世界,那么我甘愿舍弃这一切,舍弃所有的,与这个我门外的世界有任何联系的一切。没错,就像每个星球之间都有摆脱不了的引力斥力,这个宇宙中没有绝对的自由,但相对的自由却是人可以给予的,至少我要享有单属于我的那份相对的自由,既然没人愿意给我,那我就先自己创造吧。
把那些无关的人,无关的事清除出我的世界,在安静的土地上种上花,栽上草,都挂上彩色玻璃的珠串,还要挖一口湖。
这就是我的世界,它虽然小,却足够漂亮,能让我无忧无虑的活下去——如果是单靠外界的话,我可能会死于缺氧。
画地为牢,就是这样了。只是不知道是我在铁栏的那边自娱自乐,看着世人奔波,还是别人在铁栏的这边嗤笑我井中之蛙,一辈子走不出自己画的圈。
总之就是这样,这一年,是我这么多年,经历过那么多苦难之后过的最挣扎,最矛盾的一年。我不憎恨它,亦不感激它,它只是我平淡无奇的人生的一部分。也许每个人总有那么段时间被生活折磨的扭曲困惑失去梦想,但请相信至少你比希望要昂贵一些。
对我好过的人,我心怀感激;伤害过我的人,我绝不原谅。这不会是心结,而是尊严。我是玻璃心没错,但可惜里面的核是金刚石的。
这一回真的是"撒由那拉"了,我将回归自己的世界中,我将不会再打扰那些门外的人,也请那些好的,坏的,善的,恶的,美的,丑的一切本不属于我世界的事物都出去吧。
我会试着放弃那些似乎不属于我的,但愿能以一颗澄明的心好好过完我剩下一半的十八岁。

随笔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2017年6月8日的我曾经留下这样的话。这是一句被人用的最滥的话,也是那时我觉得对我的未来最真的话。
然而我眼底的世界,没有大海,更没有花。现在只想撕碎。
对比今天,回想起一年前,在学校的时光真的可以说是无比灿烂了。起码无忧无虑,异想天开,每天傍晚六点半匆匆赶去学校,能看见或是彤云或是烧霞映在浅金淡蓝的天空里,总归是别样的风景。坐在刚好能被阳光笼罩的座位,斜靠着涂满红的蓝的黑的中性笔字的墙,听着永远听不进去的数学题,旧的脱线的蓝窗帘偶尔被风吹得打到脸,但好在呼吸的是白色的粉笔灰而不是黑色的汽车尾气,好在大的出奇的校服卷一卷就能当枕头用,好在我还一脸茫然的纯真,把所有的陪伴认做理所当然。
我是一个惯于作茧自缚的人,任他外面狂风暴雨,浪卷千丈,我可以靠着幻想撑起一方天地,吃饭喝茶,在雪白的墙壁上涂鸦,过着自给自足的神仙日子。现实可以不吃不喝,梦想总要给喂饱,这是当年的我一直坚持的。
我不是一个干大事的材地,这是许多人都能看到的。我过度沉迷于自己的思想里,世界怎么变,人情怎么变,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天天大脑和常人不在一个次元,处于别人问狗我答鸡的状态。除了刚上大学那会儿还傻傻的希望走出去找找那片海,结果脑袋狠狠的在南墙上磕的头破血流,吓得缩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再也不敢出来,直到现在都还有轻微的脑震荡,再别无所获。
我总像一个装饰圣诞树的爱慕虚荣的孩子,彩带,玻璃珠,蜡烛,纸星星,都想贪心的安在自己的树上,别人的树怎样我不管,只要我的圣诞树是我眼里最漂亮最珍贵的就好,当然若是有人能看到就更好了。久而久之,还没等被人看到,那些过于繁杂华美的饰品将我的那棵树压断,不过呕心沥血换来的嘲笑其实也不错。
记得高一的时候,心理课上,老师曾经问过我们一个问题:“如果你可以选择,你愿意做一种什么样的植物?”玫瑰,桃花,莲花,梅花,仙人掌......灰暗的小教室一时间花团锦簇。我想了想,在作业纸上用半秃的HB铅画下一朵偌大的饱满樱花,老师让讲理由,并不记得自己当时东扯西扯瞎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自己当时心底只想着一句话:“朝生暮死。”
樱花,是朝生暮死的花。开在暮春三月,是送春绯红的精灵,像《秒速五厘米》中描述的那样,樱花凋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但虽逝去的仓促,亦是韶华盛极。我想成为那样的人,存在的时候安静,不染世俗一分一毫的纤尘,走的时候干脆,洒下满天星河,万点油彩,像烟花一样炸出一片辉煌。这样想未免有些高估自己的幼稚可笑,但至少想想是可以的,我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但至少在我自己的眼里,我起码还有着自焚式的执着,甘愿把现实当柴烧,去温暖冻僵的幻想。
我凭想象待人,凭想象处事,凭想象生存。落下了干什么想什么都有些不切实际的毛病,天马行空的拖累别人,也很叫人讨厌。但问天问地问自己,倒也问心无愧,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八九,凑合着活得了。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这是高三的时候一直留在课桌上的一句话,我不是可以凤歌笑孔丘的楚狂人,但至少还是可以追一追往者的。以前有懂周易的老师说是我有一双可以执签算命的手,可笑我永远看不清自己将何去何从。靠着玩弄文字苟活,早晚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如一头砸进雨水里,把回忆一片片撕碎揉烂,糊在伤口上,再对着命运狠狠的咬一口。
海上的樱花开了。

乱笔

请让我孤寂的老去
不再奢求希望
让我一人
就此跌入遗忘
不再回想
心已枯死,已荒凉
花朵已被拔光
我仍将仅剩的芳草
馈赠给天地海洋
它们却笑我太荒唐
将我的珍惜
抛弃在道路两旁
任他雨雪风霜

请让我孤寂的老去
身处异国他乡
我的灵魂
在虚无里彷徨
自由飘荡
亲手剜就的创伤
鲜血汩汩流淌
骗着说是玫瑰的清香
也未免太过堂皇
若凭玫瑰一枝盛放
可以来疗伤
为何人间的月光
总是沧桑模样

请让我孤寂的老去
贫瘠的岛屿之上
落日辉煌
星辰流入眼眶
清风疏朗
推远金黄的麦浪
被世界遗弃的
还有发了疯乱跑的幻想
开垦着薄田一方
种上鲜花,栽上碧草
再转赠给世间
好收获了凄凉
























随笔

今天阳光很好,我从一团乱麻里挣扎出来,胃被电风扇冷冷的风吹的抽搐的痛,但还是想要记些东西。
"再少几分甜美,少几分优雅,少几分妩媚,少几分姣好吧。但绝不要嫉妒,不要流泪。"
我有两个很喜欢的英国诗人,一个是能写出"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的拜伦,另一个,是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
他是百合花一样的美少年,是王尔德至死不能忘怀的,妄图想要倾尽一生守护的,浓艳,明媚,又清纯的"波西"—— 他是奥斯卡眼中人间至美的化身。
令人称奇的是,这个被维纳斯与缪斯所触碰过的少年,明明有着最适合侍奉上帝的天使的绝美容貌,却是不折不扣的魔鬼品性:任性,敏感,乖戾,极端的自我与暴躁。可这瑕疵就像被罗丹砍断双臂的维纳斯,在美丽突兀的映衬下反而显得愈发的可爱。
这里我不想多说王尔德,因为已经有太多人将他的一生风流韵事咬文嚼字的琢磨了成千上万遍。我只想谈一谈道格拉斯,那个不止是王尔德的波西,还是一个诗人的阿尔弗雷德·道格拉斯——至少在我看来,他应是一个在诗歌史上应该被提及的名字,而不单单只是出现在王尔德的生平简介上的惊鸿过影。他应该作为一个诗人像兰波,像魏尔伦一样被记住,而不是仅仅作为王尔德的情人——毕竟他曾有过那么梦幻的人生,曾写下那么美丽的诗篇。
波西,这个有着玫瑰一般骄傲锋芒的少年,一生所爱,不过几首诗,一个人。
记得读到过一位名家的评论,他说波西的诗,唯有莎士比亚与雪莱可以比拟。说是莎士比亚多少有些夸张,但至少在我心里,小波的诗在美感上是不逊雪莱的。
"那里有以泉水为源的池塘,幽黑且平静,那里有白百合,番红花,紫或白的紫罗兰,那里有蛇一般的贝母,茂盛的,自由的野草,透过那绿色的罗网,羞涩的蓝色眼睛在阳光中闪烁。"
家族显赫却有着阴暗的精神病史,父亲暴虐粗俗,母亲软弱病态,兄长与执政官员撇不清关系最后自杀,波西不是王尔德眼中完全纯洁到一尘不染的百合花,更像是这泥潭里长出的一枝毒玫瑰——美丽,却罪恶。可玫瑰终究是玫瑰,鲜红的宛如心口朱砂,清香的让人闻之忘俗,哪怕双手被根根利刺扎的鲜血淋漓,却也是无法说出"后悔"二字。如果小波能出生在寻常人家,能从小就被人紧紧保护,他或许不会那样无助,那样孤独,那样渴望被爱,却羞于被爱;他或许可以生活在自己幻想的伊甸园,永远像个天真的好孩子一样,写着诗,做着梦,安定而简单的过完一生,永远不用背负太多的黑暗与压抑。
可是,命运把他扔在了充满着污垢的绮罗丛里,从此,白玫瑰被染了血。
这个天性纯洁的孩子,被命运拿走了所有被爱的权利。在最应的到认可与赞美的年纪,小波的世界里,似乎只有疾病,死亡,丑闻,与无边无际的黑暗——一双本最应该看见光芒的蓝眼睛,还没有睁开好好看看这个五彩斑斓的人世,已被反手蒙蔽——没有看见过白昼,便把这无尽黑夜里的月亮当做了太阳。很难想象一个小小的病弱孩子,曾是怎样的痛苦,怎样的悲伤,又是怎样的强大,才可以在这样一个污秽的环境里安然无恙的长大。小波以后种种让人嗤之以鼻的风流,背叛,薄情大致与他幼年所面临的扭曲的情感世界脱不了干系。
"他用金子般的声音。那没有拍子的音乐。在尘凡中找出隐藏的美。在空虚中变幻出奇妙。直到平庸的事物披上华装。整个世界都被陶醉。在那扇紧锁的门外。我悲悼着他随风而去的言辞"
很多喜欢王尔德的人都在问一个问题:"波西到底真的喜欢过王尔德吗?"
小波可能从来没有喜欢过王尔德,但是他真真切切爱过王尔德。毕竟。若是喜欢一个人,你可以只是心里存着一份好感,可以不言不语自我欣赏;你而爱一个人,你必须要付出一颗真心。人们只看到的是王尔德爱波西爱的痴狂,爱的如疯如魔,金钱不要,名誉不要,地位不要,倾尽天下只为博卿一笑。而波西似乎只是一味的接受,一味的任性,一味的无理取闹,自私的像是只会顾影自怜化成水仙的少年。
可谁又曾看到过,小波是多么的眷恋,依赖王尔德。这朵骄傲的玫瑰,在因自己王尔德入狱后,背负着社会给予的耻辱与压力,被父亲拳脚相加,给兄长下跪,就连给王尔德写的信都被扣留——身在狱中的王尔德自然不知道这些,波西也不曾向他提起过自己的委屈,他想要永远都在那个人的心中,做一朵盛开的,红的张扬倔强的玫瑰。因此在王尔德盲目的指责他薄情寡义,才会如此愤怒,用刻薄的话语维系着自己的爱与骄傲——两个人都喜欢美,喜欢艺术,喜欢人世间的所有纯洁的感情,却都又是如此的偏激,如此的敏感,如此的占有欲强烈——一个想占据世间所有的美好,一个则想要占据世间所有的爱。波西不断地自我折磨,也在折磨着自己深爱也爱着自己的王尔德。“波西一直只是个孩子,从未长大。”王尔德是最懂他的人,小波一直以来只是不断的怀疑自己是否值得被爱,也在怀疑别人是否真的在爱自己,因为从来不曾抓住过希望,所以在轻易的拥有幸福之后,反而愈加的患得患失,这边是小波一直以来的纠结。
他太容易受到伤害了,所以也将自己保护的太好,好到一个人都走不进来,把旁人赶的远远的,只留一个王尔德在门口守着。他不断用狠毒的话语刺激着王尔德,为的只不过是不断确认这个人是不是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他,从而获得一种满足感。
"用来交换可怜的金钱和无谓的碎屑。为那些僵硬而又冷漠的遗忘而感到懊悔。我应该永久为你衣着丧服。将我的灵魂钉在永恒的十字架上"
小波对王尔德的死永远是无法释怀的,可是生活却还得继续,王尔德走了,没有人再珍惜这朵玫瑰,他被红尘踩在脚下,蹂躏的失去了颜色,抛弃了骄傲,依靠着诗歌的庇佑苟且偷生。
王尔德的这朵玫瑰终究还是枯萎了,凋谢在沟渠里,唯有香如故。
我们在阴沟里看了一辈子的星星,却还终究是蝼蚁一般的凡人。
(再被屏蔽我就掀桌子,掀桌子!!!┻━┻︵╰(‵□′)╯︵┻━┻)

随笔——关于太宰治

嗯,最近忽然对日本作家太宰治感兴趣了起来。扒了不少资料,也买了书来看,不能说是受益匪浅,多少还是有些感触,在这里随手记几笔好了。
"没有敏感这种东西的人,总是会深深刺痛别人而不自知。"其实,太过敏感的人,往往不仅易被别人的不经意而伤,更多的时候,敏感的人本就手握一把利刃,他怯于将锋芒对向伤害自己的人,然而满怀愤怨无处宣泄,迫于无奈,反倒自己捅了自己一刀,毕竟自己当自己的受害人是不必遭人怨恨的。
太宰治是把"敏感"这种极具艺术家特征的品质发挥到极致的人。他就像笔底的大庭叶藏一样,对别人淋漓尽致的敏感。极强的同理心,使得他将自己低低埋在尘埃里,卑微的不能再卑微,说千金买笑都有些不足,他永远是牺牲自己的人格,去换取别人的认可——他的价值观,他的自我认识,均是源自于别人的,一旦他人对他流露出嫌弃,流露出不满,在他的心里,自己便什么都不是。这是一个纯粹活在别人世界里的人,自认为自己一文不值,妄图倚仗别人的认可苟活。一旦得不到,这个人或许将薄弱的不复存在。这种想法多少是有些失意的天真的,一味的讨好别人,只会让你的自我被别人的自我一点点所吞噬,像叶藏一样,在迷失了自己之后,太宰治的躯壳主动跌进了冰冷的湖水里——这反倒是最圆满的结局,既有艺术家悲情的色彩供后人嚼舌根,又可以说是是一个灵魂已死的肉体所能得到的最好的归宿。真正的太宰治,早已死于他自杀前。
"我本想这个冬日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的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还是活到夏天吧。"
活着可以很难,亦可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有人把自己的一生活成了风起云涌的权谋篇,也有人就那么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泛泛而过。但这是自己无法做主的,最可怜的莫过于那些像太宰治一样有一颗简单的脑子,却被绕进了迷宫一样生活的人。他们永远就像一个小孩,只要给你糖,就认定了别人是好人,可不幸的是这个社会里,好人不一定有糖给你,给你糖的不一定是好人。于是,在蒙骗里小孩长成了少年,更没人肯给你糖,想要糖,你得去讨,你得去谄笑着要,因为只有乖孩子才会有很多很多的糖,所以不去反抗,一味的懦弱下去。只为了一件好看和服而活的太宰治,固然活的单纯,却在这物欲膨胀的社会里,意外的成了世俗眼里最最卑贱也最最可悲的人群。
"罪多者,其爱亦深。"
太宰治深爱着这个世界,所以无法容忍自己这个"有罪之人"的存在,将自己贬的毫无价值,将那些本不值得自己付出的人神魔化。那穿着藏青带白色碎点的麻质和服,站在金橙色飘着甜蜜清香的柑橘地里,头顶清澈的碧空,时不时飞过雪白的客机的人,大抵就是太宰治自己了。天真,脆弱,其实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罪的人,又或许,生在这个黑白不分,美丑难辨的世界上,却与生俱来与世相违的纯真,本身就是一种罪过。"我的一生,尽是可耻之事。"对于那些澄澈的人来说,这个污垢的社会,就是耻辱。太宰治是沉睡在文字所构建的幻境里的孩子,却被命运扭送去投胎在这个充满枪炮,颓废,荒谬的年代,活的不容易,纵使能长命百岁,他也绝对不会去为活而活,他是软弱,可骨子里却对生活从未屈服,他有着孩子般的懦弱,同时也有着孩子的任性与倔强。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如果松子一生的悲剧在于无法对抗命运的戏弄,那么太宰治的悲剧可能源于他对生命的绝望——命运肆无忌惮的耍着他,而他在失去了一切之后,却给了命运一个耳光之后摔门走掉,换回了最后的一丝尊严。
我们每个孤独的人都像是地图的一个板块,你永远不要企图去真正的触碰他人的世界,因为板块相撞只会导致地震之类的灭顶之灾。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婆婆纳,和附地菜一样是明媚的蔚蓝色小花。
艳阳暖清梦,
草色碧如昨。
阶下似浮尘,
几点星辰色。

  身在长安,心在河汉之间。
  想家。

海棠无香却有情 --关于解语花

停笔了好久,突然又开始想写东西。这一次,不想写别的,只想谈一谈风花雪月,在记忆里故乡的轮廓还没被长安的城墙遮掩时,追忆一追忆那朵开在尘世的西府海棠。
"今天要下雨,流血的天气。"不知道这血,究竟是死人身上残余着的淤血,还是解家小九爷心口上的伤淌着的殷殷心血。
唱遍了姹紫嫣红,海岛冰轮,不为唱戏而唱戏的他,却把自己的一生活成了一场大戏。尔虞我诈,炎凉交替,世间上的凉薄丑恶,在他的舞台上一幕接着一幕的演着,他坐在台下,淡淡的笑着,将这可笑可悲可怕可恨的一切咀嚼,吞咽,用自己的年华将这一堆腐坏的东西消化掉。或许,他从来不是主角的那个人选,也从来不曾想过要当主角。九门风云跌宕错乱,解家树倒猢狲散,家族的一切意外的被托付于只有八岁的他,从此,似乎便与"天真"二字再无缘分。
可是,解雨臣始终是那个解雨臣,解语花也好,小九爷也罢,任他唱尽红尘,算尽机关,一人扛起解家在善恶难辨的路上一路走到天黑。他还是当年那个明媚的笑着的小花,同吴邪相伴相随;他还是当年那个温柔似水的花姐,给秀秀掐下最美的花。人们都说吴邪是这个世界上最天真的人,花儿又何尝不是一个天真的人?他们都只见他一人撑起解家的孤寂与伟大,不曾见他人戏不分的痴醉;只见他说"遇见王八丘,直接打死,算我的。"这句话时的霸气与决绝,不曾见他听雨阁楼时的疲倦与漠然;只见他与老六周旋嬉笑怒骂的聪慧与城府,不曾见他年幼时在崭新的四合院里踢着毽子时难得的惬意与安宁。
虽然背负着太多,承担着太多,有太多的不甘与身不由己,解雨臣看似苍白的被解家架空人生里,多少因为一份小小的私心留下了一寸阳光。吴邪的出现,让他又看到了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自己,简单,善良,天真的近乎傻。他是活成了解语花,活成了解当家,活成了九门里最出息的那个,笑面迎人,为了家族可以不惜一切。但他从未不是解雨臣,从未不是当年的小花,他护着吴邪,护着秀秀,护着当年的那个自己。这双手,脏了就脏了吧,至少心还是干净的,他们的眼里都还是纯真的颜色。解雨臣,无论周身有多少不堪入目的事物,他都可以带着一身的尘埃全身而退,用一种充满着艺术的行为,让经鲜血润泽的海棠盛放在污秽之上,这样,他们看到的只是染了血迹的死物,而不是鲜活的黑暗制造的恐惧。
是啊,若是不曾生在解家,他会不会活成又一个天真?从小有人保护,有人疼爱,不会寒冷,不会饥饿,纵使天塌下来也有人扛着。可是命运却告诉他,他不能。命运让他过早的失去了童年,看惯了人世的险恶,硬是练就了一副能扛起一切压力的傲骨。花儿是坚强的,他二十六年的人生经历了许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遇到的悲欢离合;花儿也是脆弱的,面对命运的安排,他只能苦笑着顺受,做一个解家当家该做的所有。
花儿的骨子里,终究是一个极端的理想主义者,他是有艺术家的那种“干一件和现实生活完全没关系,也没人能理解我的事情”的叛经离道脑筋的。现实能逼他在表面上妥协,双手沾血,双眼蒙尘,却无法控制他的心。他一次又一次的为吴邪赴汤蹈火,哪怕搭上身家性命,怕为的倒不是吴邪的那一条命,更多的,是好奇当年的自己如果有人以命保护,有人尽心照料,会不会不会如今天这般堕入深渊?
护住吴邪,这是花儿此生唯一一次做出的与命运相违的一件事。
“如果我是你三叔,也许我有办法让你继续天真下去,可惜我不是。小三爷,面对现实吧,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花儿自认为自己已长大了,不再天真了,却不知道,那天真是刻在骨子里的,任岁月侵蚀,风霜洗礼,竟是不改颜色的。身在现实,心却在梦幻,明明不曾失去天真,却还在自己骗着自己,告诉自己那一切早已经死去了。
花儿他艰难的走着,丢了很多东西,却唯独不曾失去天真。

闲着没事干给许撩撩写角色歌,渣文笔,连题目都不会拟了

再说不出
那样多的甜言蜜语
这一次
只想静静地抱紧你
黑的白的我不在意
只要你
还在我的手心里
生命至少还有绚丽
风雨骤起
我画了晴朗许你
道路崎岖
我伸出手牵着你
我的肩头是你的领地
感情是个陷阱
掉进去的不只是你
骗了你
骗了我自己
情不自禁
命中注定
是否真的可以
掩饰对你的贪心
手中的剑很锋利
还是刺中我自己
黑夜太久
久到忘记了光明
你的出现
是彩虹的代替品
爱上你是小概率
我不知道有多幸运
一直笑着
回首与你的记忆
如果爱是治愈痛苦的试剂
我愿意一饮而尽
忘记过去
紧紧抱着你